1. 值錢的豆青蟲

        閱讀:次     時間:2016-04-07
        每年從七月中旬到九月初,在江蘇省灌云縣的一些村里時常都可以看到這樣的場景。點擊查看豆丹養殖培訓資料
         
            村民:“這有一個。”
          
            村民:“這還有一個。”
         
            村民:“這里多。”
         
            這些農民在尚未成熟的豆田里到底尋找什么呢?
        農戶們正在找的就是這種豆青蟲,學名豆天蛾,是一種常見于豆田里的害蟲,幼蟲以啃食豆葉為主,在我國很多大豆產區都因此造成嚴重蟲災。但是這些村民來田里捉蟲不僅僅是為了除害,而是別有他用。
         
            村民:“賣錢!”
         
            村民:“賣錢!”
         
            村民:“最多時候我買了82一斤。”
         
            這讓人看了很不舒服的害蟲竟然被賣到82元一市斤,那么究竟是什么人出這么高的價錢來買豆蟲,農戶們捉來的豆蟲又賣到哪里去了呢?
        任小六是專門經營豆青蟲的經紀人,今天他拉了一車兩千斤豆蟲剛到市場便被搶購一空。
         
            豆蟲經紀人 任小六:“現在這個季節我們都出去搞這個。多的時候三四千斤,我都拉不完有時候。”
         
            像任小六一樣在這個市場做豆蟲生意的有上百人,每年的八九月份都是這個市場最熱鬧的時候。
         
            市場負責人 侍春林:“7月份一下市的時候比較貴一點,五六十元錢一斤,到這個時候,最高峰的時候四五元錢一斤。每天成交量在八九十噸,百把噸左右。從凌晨12點開始市場內上萬人,走路都不好走。”
         
            僅一個市場豆蟲的交易量每天達八九十噸,這么大量的豆蟲到底是用來干什么的呢?,
         
          市民:“買這個吃的。”
         
            市民:“這是我們家吃的。”
         
            市民:“我們這邊人都吃這個東西。”
         
            當地人將這種又肥又大的豆青蟲買回家,先放在水中淹死,然后用專用的搟面杖從頭擠到尾,擠出白白的一條肉,稱之為豆丹。食用豆丹在灌云縣有著上百年的歷史,除了普通市民消費外,主要還是銷售到了連云港各個高中低檔餐館里。陳光山做豆丹做了近二十年,他的豆丹餐館在灌云縣城屬于是老字號專營豆丹店,在他的店里經??梢钥吹酵獾亻_車過來吃豆丹的客戶。
         
            顧客:“比海鮮好吃??谖逗芎???粗耠u蛋,比雞蛋味道好。”
        顧客:“比如說我們十個人過來是吧,最多的一次我們吃了八盆,肯定是很好吃才行。我看這盆已經見底了,對。我們后面還有六盆,吃完我們還要打包帶回去,帶給家人吃。”
         
            記者:“多少錢一盆?”
         
            顧客:“150元,價格是比較便宜的。”
         
            像這樣一桌人吃六七盆豆丹的食客比比皆是,150元一盆的蟲子在他們的眼中屬于比較便宜的消費。
         
            記者:“你這每天都這么多人嗎?”
        餐館老板 陳光山:“是。”
         
            記者:“每天能走多少?”
         
            餐館老板 陳光山:“三四百斤。市區的,鹽城的,淮陰的,他們專程開車到這邊吃。 ”
         
            如今,在灌云縣豆丹的做法已經被開發出上百種,被當地人奉為筵席上特有的美味佳肴。但是豆青蟲到底能否食用,又有沒有營養呢?為此我們的記者特意走訪了研究豆丹十多年的博士吳勝軍。
         
            江蘇淮海工程學院食品工程系博士 吳勝軍:“豆丹這種昆蟲,它那個抗藥性很小,稍微有點農藥,它就死掉了。它的肉的成分主要是蛋白質。”
        世界上的昆蟲約有100多萬種,目前已知可食用的昆蟲達3600余種。研究發現,幾乎每一種可食用昆蟲都有高蛋白質,低膽固醇,易于消化吸收等特點。在我國很多地區都有食用蠶蛹、螞蟻、蝗蟲、蠅蛆等各種昆蟲及其幼卵的習慣。
         
            灌云縣位于江蘇省東北部,以前一直以種植大豆為主,所以“大豆之鄉”自然就成了“豆丹之鄉”。但是經歷了幾次水災后,當地大豆種植面積迅速減少,豆田里的豆蟲也越來越少。豆丹價格隨之暴漲。
         
            酒店經理 相生華:“最貴的時候大約是六百塊到八百塊一碗。特別是外地游客,如果沒有豆丹,他們是不就餐的。”
         
            豆丹逐年減少,市場卻越來越大。隨著外地人來吃豆丹的增多,最貴時一盤豆丹竟然賣到千元一盆的天價。
         
            市民:“這兩天便宜一點,剛開始時賣到七八十塊一斤。”
         
          市民:“一萬多人來買這個蟲呢。”
         
            記者:“哪的人過來買???”
         
            市民:“像我們灌云市民、連云港的、贛榆的、東海的、灌南的、響水的、漣水的、沭陽的,全部周邊地區,方圓200公里全部都來買。
         
            王士余當初就是看到經營豆丹的暴利,成了第一批去外地大豆產區收購豆蟲的人。
         
            豆蟲經紀人 王士余:“別人講豆蟲能賺錢,安徽一帶有這個豆蟲。后來我也跑到安徽弄這個豆蟲。”
        記者:“你在當地收購多少錢一斤?”
         
            豆蟲經紀人 王士余:“一塊五六。”
         
            從外地進購豆蟲價格便宜,貨源又充足,有豆田的地方就有豆蟲,我國大豆產區主要集中于黃淮流域和東北等地區,分布省份廣泛。王士余現在每年靠運輸豆蟲的利潤達到十多萬元,這幾天他每天都從河南安徽等地拉回幾千斤豆蟲。
         
            記者:“我看他們往這個木屑上撒什么呀這是?”
         
            豆蟲經紀人 王士余:“灑這個木屑。”
        記者:“灑這個干嗎用?”
         
            豆蟲經紀人 王士余:“他這個豆蟲本身就出水,所以給他撒上鋸末保護他的生命,和人穿衣服一樣。”
         
              如今,整個灌云縣城像王士余這樣的豆蟲經紀人已經有四百多人。從2003年開始,這個以前只是交易本地豆丹的小市場逐漸成為全國最大的豆丹交易集散地,收購來自湖南、安徽、河南、河北等地的豆蟲,同時再銷售給周邊的縣市。
         
            記者:“這一個市把好幾個省的豆丹都吃完了?”
         
            豆蟲經紀人 許善儉:“不但是好幾個省,就是全國各地的豆丹都被我們積聚到這個地方來了,不是說好幾個省,全國吃的地方只有我們灌云人,連云港人敢吃。”
         
          因為豆蟲不能過夜,每天拉來的上百噸豆蟲必須當天加工成豆丹。于是在這個市場里,形成了一個上千人的搟豆丹大軍。做了多年豆蟲生意的許善儉又盯上了女工們搟剩下的豆丹皮。
         
            豆蟲經紀人 許善儉:“我既收蟲也收皮。”
         
            豆蟲經紀人 耿永剛:“要皮做這個藥材用,專門賣給像新蕪呀,連云港呀這些地區,他們就直接可以做成成品出口日本、美國。”
         
            為了延長豆丹的上市期,做了十幾年餐飲的殷玉柏聯系專家,開發豆丹深加工,做出了一年四季都可以吃的豆丹罐頭、速凍豆丹、油炸成蟲等。
         
            殷玉柏:“想在這個豆丹大量上市的時候,把它儲存起來,然后到這個季節沒有的時候,拿出來賣,這個肯定有利潤可圖。”
         
          隨著豆丹行情看漲,他已著手開發人工養殖,以供給自己日益增長的需求量。目前,他的成品豆丹不僅連云港、淮陰地區有穩定的市場需求,而且還遠銷南京、上海、廣州等地。
         
            殷玉柏:“連云港土特產當中,豆丹已經放在第一位。在我們連云港地區,將近100個專賣店,100個專賣店有將近50個超市,銷售網點。”
         
            2005年灌云縣豆丹年成交量8000噸,全縣依靠豆丹相關產業效益達到1.8億元。

        點擊查看豆丹養殖培訓資料
        神马影院三级观看视频,影音先锋VA色资源站,在线理论片,年轻漂亮的老师6